中国崛起策三十三:京奥与神七见证世界历史长波中的中国强力复兴

作者:, 发表于

中国崛起策

查看该系列所有文章

作者: 刘涛 于德国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

前苏联经济学家康德拉捷夫在其名著《大经济周期》中提出了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中的长波现象,也就是经济的景气繁荣和衰退危机呈现出一种长程交替的特征,这样的循环是以五十到六十年为一个周期,这样呈现出来的「繁荣―衰退―繁荣―衰退」的交替现象被称为康德拉捷夫长波。美国著名的社会政治学家华伦斯坦吸收了康德拉捷夫的长波观点,认为在资本主义的世界经济体系中,边缘和半边缘的地区会在一个历史的长程范围中逐渐通过产业和制造业的崛起而逐渐取代中心国家的优势地位。无独有偶,在当今中国公众热谈的「大国崛起」的话题中,最早系统关注宏观历史下的大国崛起和兴衰的美国国际政治学家保罗?肯尼迪也发现了大国称雄世界、领袖人类文明的长程历史规律。

在星转斗移的人类近现代文明的发展中,一个大国崛起了,另一个大国衰落了;一个大国称雄世界了,另外一个大国的国力却历史性地收缩了。世界历史以大国的衰落和崛起为纵轴,以人类的经济和科学技术革命为横轴,展开了世界市场一体化和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历史画卷。从15世纪的西葡争雄,到17世纪的工业革命和18世纪英荷领袖世界的改旗易帜,再到20世纪美国最终取得雄霸世界的权力,世界政治经济力量的位移和大国的兴衰从来没有改变过,世界历史没有终点,也从来不会有终点,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永远保持世界领袖的地位。

在世界历史的长河中,从长程的大历史观察角度来说,也存在着一种世界历史的长波现象,在一个长波中,一个国家和一种文明兴起了,繁荣了,到达波长的顶端了,然后就是力量的相对下降,国家腐败了,人民懈怠了,文明衰落了,在另外一个世界历史长波到来的时候,新的力量,新的世界强权以新的领衔世界文明的姿态取代了过去的强权,开始了一个新的长波循环阶段。如果说阿拉伯文明和中国文明曾经长时间领导世界的话,在文明衰落的阶段,这些古代文明却蒙受了巨大的屈辱,由于古代世界并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全球化,因此各个文明尚可以生存在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中。而西方世界的兴起将世界逐步推挤到一个「世界市场」和「世界经济」的全球平台,世界性的交易手段和交通手段使得世界各国能够进行互相比较,而西方世界的先进突显出了东方世界的落后,西方世界通过经济科技和文化意识形态的巨大优势构筑起了对东方世界巨大的心理优势。然而,2008年却成为世界历史长波的另外一个循环的开端,虽然西方世界还远远谈不上衰落和下降,但是另外一个趋势却是再也无法令人忽视或轻视,那就是,中国必将成为下一个世界历史长波中的中心国家,这个过程始于更早的历史阶段,但是却以公元2008年为坐标点,拉开了新的世界历史进程和世界历史长波。

我们必须从世界历史长波的角度来认识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和神七的巨大历史意义。尤其是奥运会和残奥会,是中国在西方主导国际话语权的世界中第一次获得了全面的、不间断的、不受西方新闻剪辑的、不受外部世界扭曲的、自主展示自己形象的绝佳机会。不要低估了「中国自主展示中国国家形象,中国人自己在国际舞台上言说和描述自己国家和文明史」的重大历史意义,因为在西方主导国际文明的历史长波中,西方对世界各国的描述往往就能成为国际主流和国际标准观点,西方世界公众与非西方世界公众得到的关于中国的印象和形成的定型看法往往是受到西方舆论和西方世界媒体渲染和加工的。尽管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取得了巨大成就,已经成为世界工厂和世界经济发动机,但是在话语权上,中国在西方意识形态主导的世界中,却是一个相对的弱者,如何展示中国的新形象,如何向世界描述一个全新的中国,如何可以做到自己讲自己的故事(中国人言说自己的国家和文明)却可以让世界听到,奥运会和残奥会就成为一个最佳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是重要的契机,在一个全球参与的国际舞台上,在一个世界公众可以同时观察的世界盛会中,中国人可以尽情地展示自己的情感,可以尽情演绎中国式的感动和力量,可以尽兴地展示中华文明的伟大力量和感召力,可以真实地展示一个现代开放、热情好客的中国,可以全面地显示现代中国人的文明礼貌和国际礼仪,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望尽情地发挥展示中国文化无比的魅力,也可以展示中国的社会政治制度绝非如西方描述的那样原始落后,而是一个逐步迈向现代化的社会政治体制。我们可以看到,最后取得的成功是巨大的,北京的鸟巢和水立方取代了大部分人心目中落后刻板的中国印象而成为中国新形象的象征,许多关于中国落后的联想和保守化的固定想象被现代中国和富裕中国的新形象所取代。其实,在一个国家对另外一个国家的看法中,固定的、定型化的看法和第一联想是最重要的:比如一提到美国,人们就会联想到纽约和好莱坞,一提到法国,人们就会联想到香榭里舍大道和艾菲尔铁塔,一提到德国许多人就会下意识地联想到高度精密仪器设备和轿车,这样的第一印象为这些国家带来了经济、社会、艺术和文化软实力上的无穷收益。只要看看巴黎街头的中国游客、德国公司工厂中的中国参观团就可以知道,一个国家的知名效应和品牌效应、特别是一个国家的正面国家形象将会为一个国家带来无穷的收益。因此,北京奥运和残奥会是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正名」的最佳机会,是中国展示国家品牌的最佳良机,其软实力和文化亲和力效应带来的经济性溢出将是中国取之不尽的宝贵财富,其影响力相当于是在全球为中国作国家形象广告,其带来的未来长远的收益又岂能以亿万计。

然而,奥运会、残奥会和神州七号的太空行走的壮举所具有的历史意义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我们可以略微总结一下:

—— 奥运会举办本身就显示了国家力量的位移和变迁,在奥运会历史上,除了排列于第二世界的墨西哥和韩国曾经主办过奥运会以外,在一个发展中国家举办奥运会其本身就是史无前例的,中国举办奥运会就是中国复兴和国家力量的体现。

—— 奥运会的金牌之争历来就是国家力量的比较和综合国力的体现。在历史上称雄奥运金牌榜的往往是世界强国,而冷战时期的美苏交替争霸金牌榜正生动地体现了当时的国际政治现实,奥运会正是国家力量和大国国力兴衰更替的晴雨表。中国取得金牌榜首位的历史意义是非常深刻的,中国超越美国不仅是冷战以来前所未有的历史成绩,也在某种程度上象征了二战以来世界格局的重大变化。美苏金牌大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西方体系内的竞争(两个国家都是白种人为主体的国家),而中国则是第一个非西方国家,第一个亚洲国家,也是第一个黄种人文明的国家,取得金牌榜首,这样的超越也就具有了多层次的历史意义。

—— 尤其重要的是,中国金牌榜上赶超美国在国民心理上做到了一种自我超越,扭转了部分国人面对西方时的不自信,同时也扭转了非西方民族面对西方世界时(因为长期落后)而产生的自卑感。在中美金牌大战期间,一些言论和观点显示了小部分国人在长期落后西方世界后不够健全的心态,一些评论人士不断指出中国不可能在金牌榜上最终超越美国,某些人断言田径比赛开始后美国会扭转劣势再次赶超中国。甚至在海外能够听到这样的言论,不希望中国过早地超过美国(以免不能韬光养晦,过早地暴露实力),有些人甚至担心中国超越美国,担心中国的强大损害了中国学习西方的积极性。这些观点或多或少折射出部分国人的弱国心理和弱国心态,以及一种强烈的不自信和依赖心理。及至中国超越美国已成定局后,一些国人又以中国实行的是「举国体制」和「政治体育」为由,认为西方实行的是「全民体育」而非「竞技体育」,尽量降低中国在金牌榜上超越美国的历史性意义。凡此种种,都体现出一种不够健全和健康的心态,部分民众认为「美国永远是第一」、「美国永远不可超越」,随着中国崛起的伟大历史进程,这样的心态将会得到有力的矫正。新一代的中国国民,特别是80后的中国新一代,必将会以更加积极进取、自信坚强和不卑不亢的国民心态来面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并将逐步化弱国心态为强国心理,这一切,均以公元二零零八年为开端。

—— 中国追赶和超越美国还带来国际心理的巨大变化,美国一向以自由世界的领袖自居,历来需要在各个领域全面展示美国的领先地位和优势主导权,但是金牌榜上第一把交椅的旁落却产生了连锁的心理效应,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心理震撼和轰动。相信奥运会以后,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和非西方国家会以中国为师,树立起自强不息的刚健民族品格,盲目崇拜西方、夸大西方和主动建构西方优越感的情况将得到极大的改观。北京奥运带来的国际心理变化和国际心理冲击将具有非常长远的历史效应。

—— 同奥运会的巨大成功相比较,残奥会的历史性成功更是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如果说奥运会展示的是新中国的现代、富裕和强大的新形象的话,残奥会则是以其细腻的情感、人性化的表演、对人道主义和人格尊严的追求深深打动了包括中国公众在内的世界各国公众的心。如果说奥运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以其华丽和壮观展示出中华文明恢宏的历史画卷的话,那么残奥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打开的却是美轮美奂、深深打动人心的伟大的人道主义诗篇。残奥会体现的是一个社会在现代化的变迁中逐步实现的文明提升和对公民人权的尊重。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成千上万的志愿者和服务人员都以他们无微不至、充满细腻关怀和人性关爱的服务让人体验到无比的感动。创纪录的残奥会观看人数,观众热情的掌声和真诚的激励,每个运动员自强不息的精神打动着世界各地的观众。相信这届残奥会后,残奥会将再也不是以前的残奥会,人们再也不会将残奥会视为奥运会的附属,将举办残奥会视为奥运会举办国的一个重大义务,残奥运会将达到一个被空前关注的高度。

—— 让人震撼的是通过残奥会带来的中国思想观念的变迁和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人们谈论着残疾人运动员,如同谈论奥运会英雄一样;人们关注着残奥会的奖牌榜,如同对奥运会的关注一样;人们谈论着城市里残疾人通行的盲道、残疾人的人权,以及城市何时实现无障碍;媒体上讨论着何时从无障碍的北京到实现无障碍的中国;人们以各种方式在感谢残疾人运动员以坚韧不拔的意志对人们生活的激励;人们开始学习残疾人的盲语和手语,开始空前地高度关注生活在我们周围的残疾人,献上我们的爱心。如果说奥运会展示的是中国的力量、强大和自信,残奥会展示的却是中国人道主义的伟大复兴和对公民个体权利以及公民人格尊严的重视, 两场奥运会的结合正好最佳地显示了迈向现代世界和现代文明的新中国的形象。

—— 神州七号实现的中国太空人的太空漫步极大地激励了中国民族的自信,翟志刚的一小步,却跨出了中国一大步;中国人以自主开发的太空技术实现飞天的壮举再次印证了没有中国人不能完成的事、没有中华民族不能突破的技术难关,俄国人和美国人能够完成的,中国人就一定能够完成。相信神七将更加激发中华民族的自强、自信的精神,将在数以百万计的90后和2000后的新一代中国青少年中更加激发起热爱科学技术、勇于探索的豪情壮志。神七的太空漫步再次吹响了本世纪中国在各个领域追赶美国的号角,太空里响起了中国雄壮的脚步声,中国绝不会甘心落后于任何国家,绝不会因为落后就丧失民族的进取心,而是勇于进取,勇于超越,永不言败,这就是中国精神。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两场奥运会和神七发射成功是在当前一系列复杂国际局势和世界政治经济深刻变迁的大环境下完成的:俄格冲突极度冲击了冷战结束以来的单边格局,而美国的后次贷危机以来产生的金融海啸更是国际经济秩序剧烈变化的前兆,可以这么说,格俄冲突和美国金融海啸后的世界将不再是之前的世界,一个旧的国际秩序将要宣告结束,一个新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还远远没有形成,恰恰在这个时机,北京举办了两场奥运,神七取得巨大的历史性突破,历史就是这样巧合,一个旧的世界历史长波已经结束,一个新的世界历史长波却刚刚开始,我们不知道未来的世界是怎样,我们还无法精确勾勒出新的世界政治经济金融能源秩序,而有一点却毋庸置疑,在下一个世界历史长波中,我们是世界中心的国家,世界政治经济权力比重份额必将大幅度转移到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好戏刚刚开头,中国要勇于作number one,中国应该不用讳言要勇于作全球第一。

当然我们绝对不是盲目的乐观,随着美国金融海啸掀起的世界经济震荡,世界经济危机似乎越来越难以避免;随着反热钱的金融战争出现种种险情,中美经济孪生的经济模式受到重要挑战,外需驱动型的发展模式已经经历了经济寒流,如何启动内需已经成为中国最应迫切解决的问题。国内食品危机和监管漏洞也显示内部体制的改革依然任重道远,中国的社会政治体制距离现代化的标准还有相当距离,我们的确须臾不敢放松,的确要内部加强体制改革,外部认真进行战略设计。我们不会因为成功和强大而放弃学习西方,相反我们应该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学习和吸收人类一切先进文明成果,并综合中国国情形成我们的制度价值观。我们不仅要在奥运会和残奥会上取得金牌榜首,更应该努力取得制度建设的金牌,特别是在保护公民个体权力和民主政治建设中更需要不懈努力,我们要作number one,不仅仅是指体育或是经济意义上的世界冠军,而是更应该成为制度建设和保护人权领域内的世界冠军。我们历史性地来到了世界历史的新长波,但是如何前行,依然要依靠我们今天的行动和改革。

2008年是中国不平凡的一年,许多重大事件都将化成历史记忆,我们的欢欣和泪水、幸福和振奋都将永远储存在我们脑海中,也将永远储存在未来中国崛起的历史画卷中。北京奥运和神州七号,将成为本年度的核心事件,深刻见证一个国家的崛起和一个文明的复兴。

谨以此文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59周年国庆,愿与国人共同励志。

Q.E.D.


上一篇:中国崛起策三十二:信息霸权主义是如何“炼成”的2008年7月30日
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中,媒体逐渐成为维护西方中心主义的核心手段之一。无论是在战争中,还是在和平时期的国际竞争中,相较于政治、金融、

下一篇:中国崛起策三十四:债务帝国,虚拟经济和美国霸权软着陆2008年10月22日
作者 刘涛 德国比勒费尔德大学博士研究生,欢迎转载本文到各中文网站。 I 史无前例的超级债务帝国 从九月中旬美国的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倒闭以来


  • 支持使用微薄、微信和QQ的账户登陆进行评论。由各自网站直接认证,不会泄露你的密码。
  • 登陆后可选择分享评论到所绑定的社交网络,如微薄、人人和QQ空间。
  • 评论提交后无法修改。如需修改,请删除原评论再重新提交。
  • 评论支持LaTeX代码,行内公式请用\(a+b=c\),行间公式请用\[a+b=c\]。公式只支持英文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