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RORO 世界

作者: , 共 1105 字

2010 年,汇丰银行的 FX Quantitative Strategy Group 在研究报告 Risk on – risk off』: the full story 中提出了 RORO 现象。前几天,汇丰又发布了研究报告 Risk On - Risk off: Fixing a broken investment process ,对该理论进行了更多阐述。

汇丰的基本观点是世界正进入一个 Risk on - Risk off ( RORO )的世界。这里 RORO 是指 2008 年的次贷危机之后,市场上的各类资产之间的风险相关性增加,各类资产可简单分为风险资产和安全资产,各资产类别自身的基本面特性开始模糊。当进入 Risk On 期间,所有风险资产都在上涨,安全资产下跌;在 Risk off 期间则恰好相反。比如最近安全资产和风险资产划分为:

 风险资产和安全资产

下面视频是汇丰给的各大资产类别过去几年的相关性演变图,非常直观地可以看到,从最早的小块红色变到了后面的大块红色和蓝色(红色代表相关性接近 1 ,蓝色代表相关性接近于 -1 )。

如无法欣赏视频可 从该地址直接下载 ,分辨率也要高很多。

汇丰也建立了 RORO 指数,用来衡量 RORO 的程度。RORO 指数十分简单,首先选取全球主要资产类别的代表性指数,对其价格序列进行主成分分析。其最大的主成分的解释度就是 RORO 指数。显然这个解释度越大,各条指数之间的相关性越强(此处相关性越强,是指相关性越接近于 1 或者 -1 )。具体可参考发布在 arXiv 上的论文 Temporal Evolution of Financial Market Correlations   。

2006 年以来,Risk On - Risk Off 指数明显增加

汇丰对 RORO 现象的解释是 RORO 成为一个新的系统风险因子。由于全球性的经济干预越来越多,市场对其的定价变成二值化:政策干预成功,全球经济复苏, Risk On ;政策干预失败,发达国家的主权债务问题席卷全球,导致世界性危机, Risk Off。

不过我觉得,全球金融市场一体化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市场上各类金融产品的买家趋同性增加,信息也趋于一致。而金融危机之后对于盯市的要求也强化了对于价格的敏感度。中国作为能源、大宗商品甚至发达国家国债的重要影响者之一,可能也是 RORO 非常重要的因素之一。

在这个 RORO 的世界中,投资经理面临着挑战。要么接受这个法则,此时需要控制 RORO 风险因子这个主要的系统性风险因子,要么需要更有创意的分散风险的方式。无论哪一种,都意味着 风险管理上有更大的挑战

Q. E. D.

类似文章:
编程 » IQ, 测试, 脑年龄
从 +0 那看来的。主要测试快速记忆能力。
相似度: 0.062
最近常看到官方的报导说今年的物价上涨属于结构性上涨,但一直没太明白这个结构性上涨是什么意思,上网看了一下,没找到什么特别权威的资料,大致有两种说法。
相似度: 0.050
风险管理 » VaR Primer
投资者和投资组合管理者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风险,包括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和操作风险等。市场风险是指因为股票价格、利率、汇率、商品价格的变动带来的风险,是投资者面临的最直接的风险,往往也是其它风险的导火索。VaR 是用来衡量市场风险的主要工具之一。
对于一个组合(比如一些债券的现券),假设使用另外一个资产(比如国债期货)进行对冲,那么不同的对冲数量下,组合 VaR 值的变化将如下图蓝线所示,对冲资产的 增量 VaR 将如红色线所示:
最近德国国债市场出现了很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是现券价格大幅上涨,收益率暴跌,德国 5 年期国债收益率从 1 年前的 2.38% 下跌到目前的 0.33%;另一方面是 CDS 利差大幅飙升,五年期 CDS 利差从 1 年前的 37BPs 上升到目前的 103BPs。
最近一个比较好玩的是 JP Morgan 出了一个伦敦鲸。
最近市场上关于 JP Morgan 伦敦鲸 Bruno Iksil 又有了一些新的猜测,下面是我的一些总结。当然 Bruno Iksil 的具体交易目的至今还是一个谜,只能期待更多的官方披露。